随笔

昆明│春节在春城过春天

我一直渴望成为外在世界的一部分,到最外面去,站在所有事物的边缘,让我这人类的污秽在虚空与寂静中被洗去,像一只狐狸在超尘灵性的冰冷的水中洗去自己的臭味;让我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回到这小镇。游荡赐予我的奔涌的光芒,随着抵达消逝。——《游隼》J.A.贝克

大年初一,我坐在 成都 开往 昆明 (春天)的高铁上,衬着窗外近傍晚的阳光看《谁先爱上他的》,热得出了一身汗。看完后,脑海里一直回想着那句演技炸裂的对白:我只有一个小问题,都是假的吗?而自己脑海里随之冒出来的一句话却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ss3 preset

高铁上很多全家出动的旅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落单的座位穿插在三家人之间,与朋友隔开了两排,算是获得一段独处的悠闲时光。塞上耳机也能听到周遭孩子的哭闹、长辈的数落、父母的唠叨,此起彼伏,这种热闹,不知道是不是在春节期间才最为壮观……我就着这热闹马马虎虎地吃掉了包里的水果和面包,眼看着日落西山,窗外的天空一点点褪色,终成一抹黑,曾被窗外阳光抚摸过的温热外套也渐渐凉了下来,没过多久竟然打了个哆嗦,心想,这毕竟还没到春天。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ss3 preset

车厢的灯变亮了,便摸出包里的《游隼》,一发不可收拾,一直看到下车前。临出发就想着带本小书在车上打发时间,可正在看的几本小说被我嫌弃太厚,站在书柜前扫视一番,冥冥之中决定带《游隼》上路。可能这次去 昆明 的初衷就是故地重游去看(喂)红嘴鸥,看书里的作者追随着他心爱的游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竟有些感同身受,起鸡皮疙瘩的那种,只是我们的追随,显得太过容易及幼稚。也许我们都曾幻想过,变成飞鸟翱翔的那种自由,可书里的游隼,除了俯瞰人类的自由,更多的是凛冽,是割破关于人类想成为飞鸟的美好借口的利刃。到最后,人依然是人,鹰也只能是鹰,不切实际的梦也只在书里,在脑海里。但值得欣慰的是,这一路的追随,或者说游荡,也能获得某种自由,短暂的即刻的只存在于当下的自由。

心瘾
少花时间撕逼,多花时间进步,尽快摆脱傻逼!
查看“心瘾”的所有文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