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十夜,赤足行走在金色佛国

Xin 0

关于 缅甸 ,我对这个国家的第一印象停留在《Samsara》中壮观神秘的 蒲甘 平原,除此之外,便是绝大多数新闻媒体给他打下的标签——毒品、贫困、战乱,以前,我也不例外地相信着这些就是 缅甸 的全部,而从 缅甸 回来后,我一直在记忆中反复重 新建 立关于这个国家的模样,无数的碎片交织缠绕在一起,好像一块多棱镜,每次都只是看到他的一个面,每当记忆渐渐明晰时便又重新模糊不清,就像一个遥远而不真实的梦境,令我想起奥威尔笔下那些喜欢钻进人们的梦境中捣乱的调皮热带精灵,故意弄乱人们的思绪。

如果说贫穷能一层层剥夺人们的尊严, 缅甸 人民就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告诉你,穷,也能过日子,不止能过日子,还能活的有滋有味, 缅甸 人有个很妙的比喻: 缅甸 就像是一个得了癌症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病了,但她还是照样过她的生活,就像没事发生一样。她拒绝去看医生,正相反,她在脸颊涂抹树皮粉,在头发上别上鲜花,去集市买菜,仿佛一切正常。她与人交谈,人们也跟她说话。他们知道她得了癌症,她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但没有人谈论这件事。

在 缅甸 行走的十天中,我试图用相机尽量多地记录关于这个国家的种种,毕竟,媒体对大众展示出的标签其实只是这个国家的一小部分,而 缅甸 人的友善、温和、内敛与对神佛的虔诚,还有对于困境表现出的乐观与积极,都是很少被提及的,这些并不被众人所知的词汇共同组成了关于 缅甸 的一切——我在 缅甸 听闻次数最多的那句“mingalabar”。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f2 preset

打赏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表情 图片 链接 代码

分享
微信
微博
QQ